梅花蘸酒 人情就雪

文/

扬农集团 郭翔

在韩剧里,“初雪”是最纯情的两个字,是最唯美的画面,是最浪漫的剧情,也是最不能忘却的记忆。因而“初雪”常常成为经典片段,回放多遍也不会让人觉得腻烦。

国产影视里的冬天,常常会有父亲帮孩子堆雪人的情节,以此来表现父爱。不记得父亲有没有为我们姐妹堆过雪人,但他有属于自己的父爱表达方式。那时候的冬天雪下得很大,堆得很厚。印象深刻的一个下雪天,父亲到邻居家接我和妹妹,抱一个,臂弯里夹一个,冒着漫天大雪,就把我们一起带回了家。

不知道是母亲讲给我们听而留下的记忆,还是我脑海中固有的记忆:妹妹出生的那一天,天寒地冻,大雪纷飞,门口的水缸里都结了冰,一直等到黄昏,妹妹才出生——又生了一个女孩子。印象中,爷爷奶奶都不曾露面,家里的气氛也变得像天气一样寒冷。也因此,妹妹的名字里有个“雪”字。

尽管如此,作为老幺的妹妹也最受娇惯,姐姐们也宠着她。我和妹妹在同一所学校读小学,一直帮她背书包。

上学时,寒假是冬天最冷的时候,在家的日子总是希望下雪,下了雪便会多一些乐趣,毕竟闲着也是闲着。但在工作后,我对于雪便不再那么热切地盼望了,因为“现实很残酷”。

晚九时许,我放下琵琶,掀起窗帘看,对面屋顶已经白了,放在外面的花盆里堆了大概4、5厘米高的雪,看来这雪已经下了有一会儿了。往年,关于雪的天气预报总是不怎么准,“晚来天欲雪”总成为那个喊“狼来了”的熊孩子,雪失约了,让“能饮一杯无”的人们手中的酒杯无处安放。

2018年的第一场雪似乎有所不同,它说来就来,且来得有些猛,令人措手不及。勤劳的人在这样的夜晚背着相机出去了,朋友圈里因此看到了许多美轮美奂的扬城美景,比如雪花轻拢的文昌阁,比如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蜿蜒东关街,美得像一幅幅年画。天明之后,海量美图更让人目不暇接,尤其是瘦西湖,美似人间仙境。

史公祠的梅花岭历来是“踏雪寻梅”之佳处。秋天,史公祠的标志性景物是一地金黄的银杏叶,到了冬日,便是雪中腊梅,鹅黄的腊梅与剔透的积雪总能成为镜头中最美的构图。红梅也不错,看过87版红楼梦的人,一定不会忘记宝玉披着大红猩毡、扛着一支红梅走在一片皑皑白雪之中的画面,那么的美好。梅与雪,恰似一对双生花。

案头清供,一枝清瘦、带雪的梅枝是必不可少的风物。饮一盅花雕,连同梅花的香气一同饮下,可谓是酒逢知己了。待雪消融,花瓣上点点晶莹的水珠里,映出主人不胜娇美的酡颜。有人在旁边看着看着,便醉了。

浏览: 3072 次